Monat: April 2022

عروض – ويكيبيديا

وسمي البيت بهذا الاسم تشبيها له بالبيت المعروف، وهو بيت الشَّعر ؛ لأنه يضم الكلام كما يضم البيت أهله ؛ ولذلك سموا مقاطِعَهُ أسبابا وأوتادا تشبيها لها بأسباب البيوت وأوتادها، والجمع أبيات. أ- اليتيم : هو بيت الشعر الواحد الذي ينظمه الشاعر مفردا وحيدا.. ب- النُّـتـفَة : هي البيتان ينظمهما الشاعر. ج- القطعة : هي…
Weiterlesen


30. April 2022 0

其中品質最差的因為摸索極品換了個手法而出現一枚八品生死丹,差點就失敗了。

這倒是把眾人與金麻雀驚喜得合不攏嘴了。 「九枚啊,那我們出去后是不是都可以一舉突破生死境了?」 金麻雀搓著鳥爪子,它終於如願地分到了一枚九品生死丹。 「武道要循序漸進,那麼早急於突破,可不是什麼好事。」 歐陽慧倫立馬教訓了一聲。 「廢話,你當本座白痴嗎?」 金麻雀很不服氣,要知道它曾經可是武聖境的靈獸。 還是武聖中的皇者! 眾人眾獸全都抿嘴輕笑,他們都已經習慣這兩個傢伙鬥嘴了。 「咦,哥你這是做什麼?」 忽然,他們尋着歐陽芊雪的聲音都詫異地望了一眼凌風。 只見歐陽慧倫直接盤坐在地上了,按照他們的想法,這個時候歐陽慧倫應該是接着煉丹才對啊。 「修鍊!」 歐陽慧倫淡淡的吐出兩字。 一個多月過去了,他都處於煉丹中,自身的實力雖說也因此提升了不少。 但是,也不能因為煉丹,就荒廢了武道。 他有預感,一旦這王丹開始拍賣,那絕對會是一場風暴,估計他也會被人發現了。 所以,竭盡所能的提升一切實力,勢在必行了。 「咦,凌風你修鍊,拿極品半步王丹幹嘛?」 金麻雀一怔,不解地問了一句。 「我要突破。」 歐陽慧倫懶洋洋的答了一句。 「啊呸,小子,武道要循序漸進懂不?你只是半步生死境而已,這個時候就服用半步王丹,對你沒有什麼好處的。」 金麻雀鳥喙都歪了,這個傢伙之前還在教訓它,現在比它還狠:「半步王丹所蘊含的藥力太猛了,你這樣只會傷到自己。」 「我是體修!」 歐陽慧倫撇嘴道:「再說了,我又不提升境界,直是提升精神力而已,在這裏面精神力再怎麼提升也不會被秘境禁制給扔出去。」 尼瑪! …… 於是,金麻雀不說話了,一般來說,如果沒有達到生死境而提前服用這種丹藥的話,絕對會令自身承受不住藥力而重傷的,乃至於血肉都可能被撕裂。 但是,體修就是這麼妖孽,他們血肉堅固,和偽仙器差不多,可以完全無視極品半步王丹藥力的衝擊力。 只是,這樣真的好嗎? 「咕咚!」 隨着,極品半步王丹被歐陽慧倫吞了下去,一股灼熱的氣息,正從他喉嚨中融化開來,沿着陰陽太極圖脈和炎脈洶湧的滾動起來。 周天星辰訣也運轉了起來,所有的藥力都在凌風的體內炸開,化成了炙熱的火焰,逆沖而上。 一時間,他經脈鼓盪,每一個毛孔都舒展的開來,而天地靈氣則是蜂擁而至,源源不斷地向著凌風體內湧入進來,爾後提煉轉化成真氣,一部分淬鍊肉身外,剩餘的全部輸往上丹田精神世界內…… 同時,血神經全開運轉。 「嗡嗡……」 小別院內的地面,都在輕輕顫動,天地靈氣在凌風的身上,形成了一個個小型漩渦,彷彿是在倒灌一般,將眾人眾獸全都看的驚呆了。 這是什麼吸收速度?! 只怕,已經不比半步武聖差多少了,怎麼可能會出現在一個半步生死境的身上? 這也是金麻雀牙疼和費解的地方。 而此時在歐陽慧倫的中丹田中,極品丹藥的藥力與真氣,都在緩緩地匯聚,將整個中丹田都填充滿了。 而在三絲焱心焚焰的燃燒下,它們也被點燃了,散發出炙熱的火浪。 「逆流形成的火焰,比以前強大了不止一點啊!」 歐陽慧倫微微咋舌,陰陽太極圖脈的逆轉速度是很恐怖的,那經脈已經延伸到了身體的每個角落,可以說,這是將身上的每一寸血肉都利用起來的。 至於炎脈,則是遍佈五臟六腑,尤其是心臟位置,那一縷涅槃火焰始終堅挺這不滅。 可以說,炎脈的出現,將人體最為脆弱也最為難強化的內臟,這塊短板問題給解決了。 雖然過程痛苦不堪,很酸爽;但是,結果很驚喜不是? 當然了,這也意味着,歐陽慧倫突破起來,也要比一般的武修更難。 需要更多的藥力、天地靈氣;對此,歐陽慧倫是一點都不擔心的。 誰叫他是一個天賦妖孽的煉藥師,又有一個好師尊給他留下海量的秘籍、心得手札與財富呢? 就是這麼豪! 「嗡嗡嗡……」 沒多久,在他的中丹田中,那極品藥力與真氣糾纏在一起,緩慢的融合了起來。 漸漸的形成了一個光繭,呈棱形狀,金燦燦的外面一層紅焰,就像是一個着火的金色蠶蛹一般。…
Weiterlesen


26. April 2022 0

Daftar Akun Kapalslot – Posisi Agen Slot Online Terpercaya

Pertajam Pengalaman Yang hamba iktikadkan dalam pertajam pengalaman adalah Anda butuh pelajari kembali permainan slot. Sebab permainan slot miliki macam macamnya, seperti slot klassik, slot video, slot 3D dan seterusnya. Dengan pelajari permainan ini, alhasil memungkinkannya Anda untuk dapat mengenal skema Kemenangan Tapi ada pula trik yang lain, seperti main dengan cara off-line.Waktu ini telah…
Weiterlesen


26. April 2022 0

陸文不是很熟悉,只是把自己看到的說了一遍。

「還有其他的嗎?」 看到陸文閉嘴了,王燕追問道。 陸文搖了搖頭。 「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 王燕陷入沉思,好一會兒,刷刷刷寫了一個方子。 「他這個病應該是長期飲食不規律造成的胃症,按照這個方子抓藥,熬成藥膳,每天分四次服用,一個月便可見好了。」 看到王燕把方子遞給自己,陸文警惕的抬頭去看張揚。 「愣著幹什麼?這可是師姐給你的方子,還不趕緊收著?」 陸文一聽急忙接過藥方,同時從懷裏摸出十兩銀子。 「多謝王姑娘,這是十兩紋銀,還請您收下。」 既然給人看了病,這算是診金,王燕不客氣的收下,而張揚則是迫不及待的讓陸文跟着自己離開了研究所。 「單子給我看看。」 陸文急忙把單子遞給張揚,張揚借過來,橫看豎看又還給了陸文。 「念給我聽聽都有什麼東西?」 繁體字張揚都不認識,更別提繁體字的草書了,怎麼看怎麼像是鬼畫符。 「人蔘三錢,桂圓一兩,紅棗三兩……」 聽到人蔘張揚就有點腮幫子疼,就看這個藥方,這唐伯虎根本就不是病死的,這是窮死的吧? 畢竟江浙那麼大,不可能沒有名醫,如果那人給唐伯虎開這麼個方子,以唐伯虎飢一頓飽一頓的狀態看,別說是葯了能吃飽就夠不錯了,哪兒有錢買葯? 「你有沒有和家裏聯繫的最快辦法?馬上讓人去看着唐伯虎,千萬不能讓他掛了,就用這個方子,多少錢我出。」 陸文心道,你出?五萬兩都是你借的,你真出這錢才怪了。 可是陸文也就敢這麼想想,把藥方收起來對張揚行了個禮。 「大人放心,我這就讓人派專馬把這個方子送回去,同時修書一封,讓家裏一定把事情辦好。」 張揚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那太慢了,要不這樣吧,反正他的病也就是因為沒錢治耽擱了,你乾脆讓人把唐伯虎護送過來吧。」 「就怕那唐伯虎不肯啊。」陸文有些猶豫。 張揚冷哼一聲。 「那你就不會想想辦法?」 陸文脖子一縮,連連點頭。 「大人放心,我一定把唐伯虎給您弄來。」 張揚讚許的點了點頭,這陸文有點兒旺財的樣子了。 「嗯,去吧,記住了要活的,還是好的,路上別忘了讓他喝葯,別死路上,那樣我和你沒完。」 古代交通不方便,京城離江浙兩千多里,就算是趕路也得半個月,畢竟就算是馬車,一天平均走個百來里也很不錯了。 陸文哪兒敢不從,忙不迭答應,回自己的鋪子,寫了一封言辭懇切的信,拿着二百兩銀子,去了驛站,不一會兒一封加急的書信就這樣飛向了江浙方向。 女鬼小玉看到本來應該屬於她的獵物,就要被那可惡的殭屍截胡了。 她當然不能同意了,直接飛身上前,用頭髮纏著殭屍的脖子,不讓他吸取文才的血液。 殭屍這邊一直往前探頭,想要咬文才的脖子,但是被小玉的頭髮纏住,不能如願。 生氣之下,直接鬆開抓住文才雙臂的大手,朝著脖子上的頭髮抓去。 鬼對於普通人來說是沒有實體的,但是對於渾身布滿屍氣的殭屍來說,他是可以通過屍氣來傷害鬼物的。 殭屍一把扯斷脖子上的頭髮,順勢把女鬼小玉扯向自己。 他本來力量就比較大,小玉根本不是對手,順勢就被扯了過來。 雙手抓住小玉的雙肩,張開大嘴朝著脖子咬了下去。 「噔,噔」 咬牙去之後殭屍的嘴裡發出牙齒碰撞的聲音。 手裡也失去了小玉的蹤跡。 鬼是沒有實體的,屍氣雖然能對他們造成傷害,但是殭屍的吸血技能卻對他們完全沒有作用。 小玉發現殭屍的力氣大的離譜,自己根本不是對手,所以趕緊化實為虛,脫離了殭屍的鉗制。 「這殭屍什麼品種,怎麼會力氣這麼大。」 殭屍發現小玉消失后,再次出現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大吼一聲,又追了過去。 文才趁著一屍一鬼爭鬥的時候,趕緊扶起自行車,趕緊跑路。 臨走的時候,他還不忘嘲諷殭屍一句。 「小小殭屍也敢抓你文才大爺,遭報應遇鬼了吧?」 殭屍這邊追不上女鬼小玉,又聽到文才的嘲諷,才想起這裡還有一個獵物。 既然那個抓不到,就抓這個吧,至於和女鬼鬥氣,他是個木有感情的殭屍,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情緒,在他眼裡只有吃飽二字才是他的終極目標。 所謂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說的就是文才這種,跑路偷偷摸摸的就挺好,非要去嘲諷一個自己根本惹不起的怪物。 再次被殭屍追趕,文才也是爆發出無窮的潛力,自行車蹬的飛快。…
Weiterlesen


26. April 2022 0

沈濤站起身,在林天成肩膀上面重重拍了一下,笑道:「夠爺們啊,不虧是我沈濤的兄弟,喬鐵那個老匹夫,就該給他一點顏色。」

沈濤也聽說了上午在喬家大院發生的事情,對林天成的舉動,佩服的五體投地。 「魯莽之舉,讓沈大少看笑話了。」 沈濤不高興道:「怎麼一口一個大少的?我比你虛長幾歲,你要是不嫌棄,以後就叫我一聲濤哥吧。」 「濤哥。」 都這個時候了,沈濤還主動和林天成稱兄道弟,雖說林天成救過沈濤的命,但這也看的出來,沈濤也是性情中人。 「這就對了嘛!快坐下。」沈濤又拍了拍林天成的肩膀。 沒多久,胡飛和凌遠山也相繼進入了包廂,大家又寒暄了幾句。 本來,沈萬山和胡飛凌遠山兩人是沒有什麼交情的,但因為三人都替林天成出頭了,所以,三人的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許多。 秦經綸是最後一個來的。 「秦書記。」沈萬山露出笑容,起身相迎。 林天成幾人也站起身。 秦經綸笑着和沈萬山握了下手,便招呼大家坐下。 酒菜上齊,閑人退下。 林天成給自己滿上三杯白酒,站起身,掃視了下秦經綸等人,道:「我不勝酒力,也不善言辭,今天在喬家大院,我拂了大家美意,這會兒,我是專程向大家道歉的,我自罰三杯。」 說完,林天成連飲三杯。 胡飛動了動嘴,看見秦經綸沒有開口,就沒有做聲。 不管林天成出於什麼樣的立場和理由,他今天確實當着雲城名流的面,失了秦經綸等人的面子。 只是,在坐的,沒有一個人不欠林天成的人情。 在林天成的幫助下,凌遠山成功洗白。 胡飛成功剷除了霍元英犯罪團伙,還有沈濤被綁架事件,也是林天成扭轉乾坤。省廳領導近段時間都對胡飛熱情了很多。 至於沈萬山父子就不必說了。 秦經綸也是跟林天成去過高義松家裏的,雖然沒有吃到飯。 看着林天成如此放低姿態,大家心中,對林天成更加欣賞和欽佩。 沈萬山搖了搖頭,感慨道:「說實在的,如林天成這樣的雲中白鶴,志士仁人,我沈某人還是第一次見到。」 大家就齊齊點頭。 就連秦經綸,也微微頷首,認可沈萬山的話。 林天成道:「沈總謬讚,是我年少魯莽,不知進退。」 沈萬山並不認可林天成的意見,道:「不是茹莽,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頭搶地!你今天所為,乃男兒本色。」 秦經綸也沒有真生林天成的氣,看見沈萬山一直在誇獎林天成,他也就不好一直板着臉,他道:「好了。沈總也不用再誇他了,你再誇下去,說不定他哪天一杯酒,都要潑到我臉上來。說說接下來怎麼辦吧。」 林天成連忙道:「秦書記,請不要誤會,你們今天肯為我出頭,我已經很感激了。我現在就是給大家道歉的意思。」 大家自動忽略了林天成的話。 沈萬山沉吟了下,道:「喬家底蘊深厚,今天林天成當眾羞辱了喬鐵,只怕,喬家已經視林天成為生死之敵。」 秦經綸抬頭看着林天成,道:「你自己是怎麼打算的?」 林天成笑了笑,道:「沒什麼,兵來將擋,水來……」 「喬家有的是兵,你哪來的將?」不等林天成說完,秦經綸就沒好氣地打斷。 林天成確實不是很怕。 上次用360殺毒清理了一下身體裏面的垃圾后,他已經變的很厲害了。喬施恩可是明勁高手,結果被他一巴掌打飛了出去。 現在,林天成和王夢欣的感情突飛猛進,他覺得,就算現在不能突破最後一步,突破上面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他還沒有怎麼碰過王夢欣的上面呢,如果能夠肆意品鑒,電量恐怕會直線飆升。 林天成現在有12個電,隨便充一點,就能用360殺毒徹底清理身上的垃圾,到時候會變的多麼厲害? 見秦經綸旗幟鮮明地幫助林天成,胡飛也道:「在這裏我表個態,喬家想動用公安機關的力量對付你,絕不可能。」 凌遠山沒有直接表態,只是對林天成點了點頭。 哪怕是在如此私密的環境裏,凌遠山也不能當胡飛和秦經綸的面開口表態,畢竟他幫林天成出手,肯定不是好事。 沈萬山也點了點頭,道:「我沈萬山一介草民,其他的忙幫不上,關鍵時候,找幾個人出來撐一下場面還是可以的。」 秦經綸沒有做任何錶態,但他沒有阻止胡飛過激的言論,就是對林天成最大的支持了。 接下來,大家就沒有再談林天成的事情。 林天成畢竟是一個小輩,再加上在坐的身份不同,所以,除了林天成自罰三杯,大家都沒有喝什麼酒。 吃完飯,秦經綸便起身離開。 沈萬山幾人也相繼起身。 看見林天成要走,沈濤一把拉住林天成,看了下杯中酒,意思是他還沒有喝夠。 雖然剛剛有秦經綸等人在,林天成和沈濤沒有機會說什麼話,但林天成還是感覺的到,沈濤對自己的熱枕之心。 「我送下秦書記他們。」 聽到林天成這麼說,沈濤這才鬆手。 「秦書記。」林天成追上秦經綸。 秦經綸停下腳步,轉頭用詢問的目光看着林天成。…
Weiterlesen


26. April 2022 0

他上了車,回到了墨家老宅。

車子才剛剛停穩,就看到幾個人影沖了過來,攔住了他的去路。 墨錦安停下車,走了下來。 目光冰冷的看著面前的兩個人。 不是陸曼妮顧心妍母女又是誰? 华司 「二少,這件事一定要替我們做主啊!我們……我們實在是沒辦法了!」 陸曼妮一看到墨錦安,二話不說,拉著女兒,噗通一聲就跪倒在了他面前。 她一邊哭,還一邊用胳膊肘懟顧心妍。 顧心妍會意,哽咽著抹眼淚: 「二少,可伊是我的孩子。我把她帶在身邊整整五年,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我們母女情深,五年來,她從沒有一天離開我,現在就這樣活生生把我們分開,實在是太殘忍了啊!嗚嗚嗚……」 墨錦安看著顧心妍和陸曼妮母女兩個,眼底冰冷: 「這是你跟錦城之間的事情,我沒辦法插手。」 說完這話,他轉身就要走。 顧心妍心一橫,一把拽住了他的褲腿: 「二少,我知道您跟三少是雙生兄弟,你們的感情一定很好對不對?求求您,幫幫我,說個情。讓我見孩子一面吧,就見一面!」 墨錦安回頭,目光掃過她的手: 「我說過,你們之間的事,自己解決,我不插手。」 顧心妍見沒轍了,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嗚嗚嗚,我可憐的孩子啊!」 墨錦安冷漠的轉身,邁開步子就要走。 陸曼妮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心急如焚。 她連忙拽著女兒:「沒辦法了,置之死地而後生吧。」 顧心妍扭頭,看了一眼大門口邊上的紅木柱子,「媽,我害怕!」 「怕你個死人頭!我問你,你是怕疼,還是怕窮?你是不是還想過以前那種見不得光,抬不起頭來的日子?」 一想起當初陸曼妮帶自己進顧家大門之前那些貧窮的凄慘日子,顧心妍臉刷一下就白了。 她連忙搖頭:「我不要!我再也不要過窮日子了。」 「那就狠心一把。這次如果成了,說不定墨家三少奶奶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也許是因為墨家三少奶奶的這個位置實在是太誘人了。 顧心妍猛的吸了一口氣。 她大叫了一聲,竟然站起來就朝著大門口的原木柱子那邊撞了過去。 這一下,顧心妍算是豁出去了。 沒有留一點點的餘地。 「嘭!」 只聽到一聲沉重的悶響,顧心妍滿頭是血的倒在了地上。 「天吶,心妍,我的女兒啊!我的天吶,出人命了,出人命了啊!」 陸曼妮看到這一幕,大喊大叫的沖了上去。 一看到自己女兒額頭上那血肉模糊的樣子,頓時嚇得腿都軟了。 抱著顧心妍就開始嚎啕大哭! 墨錦安一回頭,看到這一幕,臉色瞬間一變。 他似乎沒有料到,顧心妍竟然會做出這種過激的行為。 大門口的動靜實在是鬧的太大了,院子里的人就算想裝看不見都不可能了。 權叔連忙跑了出來。 一看到見了血,臉色頓時一變:「馬上,馬上通知老太太!」 很快,就有傭人跑出來,手忙腳亂的將昏死過去的顧心妍抬進了墨家老宅。 陸曼妮灰頭土臉的,作勢就要爬起來。 臉上的淚痕都還沒幹,笑容就快要綳不住了。 只不過,她還沒站起來,突然裙擺好像被什麼東西掛住了,一時不防又跌坐在地上。 「二少?」 她抬頭,發現竟然是墨錦安踩住了她的裙擺。 墨錦安冷冷的眼神透過玻璃鏡片:「別鬧的太過分了。」 陸曼妮不解:「二少?我們、我們只是討個公道,想見孩子一面而已,沒有鬧啊!這、這就是心妍愛子心切。」 墨錦安冷笑一聲:「愛子心切會動不動把孩子關小黑屋,還弄的滿身是傷?」 陸曼妮臉色一白:「二少,您這是……」 墨錦安鬆開了腳,推了推鏡框:「孩子到底是誰的,你們心中有數。做好自己的本分,凡事別過火。」 涼涼的扔下這句話,他就轉身朝著院子裡面走了去………
Weiterlesen


26. April 2022 0

但後者就很難防範了,因為病在臟腑,

就如同二十一世紀在大禮堂曾宣過誓的公僕們扛不住糖衣炮彈的腐蝕。 資本世界的金融財閥們在和全球的軍事強人,封建家族直接建立商業關係后,也難免會形成僭越市場規則的圈子,而這種僭越最終致使資本主義全球治理鈍化,進而讓其無法維繫一個統一的市場! 封建主義的治理相當有問題!無論是南亞,還是拉美、中東都證明了,這些沒有經過徹底社會革命的地區,上層治理能力低下,對基層教育,基礎建設的建設效率都非常弱,進而形成了過高的人力成本,運輸成本,以及生產成本。同時民眾就業率下降,進而市場萎縮。 本位面的毛熊的戰略收縮幾乎是神來之筆,歐美的所有傳統市場在稍微完成第一次電子產業更新后就陷入了危機。 主世界對照組歷史中, 二戰後,全球資本為了解決危機,是不斷地將產業朝着廉價人力區域轉移,然後消化這些地區的市場完成了資產錨定,所以先是西歐,日本,然後是東亞四小龍,再然後是第三波東方大陸。這裏面有明顯的周期性的規律,投資熱潮結束后,就金融泡沫收割,從日韓,再到四小龍無一例外。 等到第三波東方大陸的時候,由於該地區金融不開放,資本持續的投資本土基建,持續砸到這些全球金融評級機構定義的「過剩產能」中,頂着國內南方「經濟學家」批判,也要保就業。 這讓全球資本進入后就流不出來了,或者說流出來也是通過東方的四大行海外投資,國際資本沒法朝着東南亞和南亞這些更廉價的地方進一步投資。 當這個擊鼓傳花的遊戲也傳不動了,那就只能不斷的搞小動作,試圖製造混亂,同時不斷推高南亞!試圖把資本從東亞強行推到南亞、東南亞。 而在這條時間線上,產業轉移的第一輪就沒有完成! 60年代開始,北方的毛熊集中了力量。在西部集中了重型裝甲集群,且不斷進行核武實驗。在東邊有四個明斯克航母戰鬥集群, 70年代兩次封鎖了日本列島的航道。這種軍事封鎖,直接將日本經濟制裁成了同「主世界的北半島」差不多的樣子。 80年代紅海軍在大西洋和英國直接衝突,核潛艇當即擊沉了一艘英國護衛艦,而後用核試驗擺出了一副強硬的姿態,再然後,就是愛爾蘭解放陣線爆了倫敦交易中心。 資本是什麼?資本就是信用,可以立刻兌換各種市場原材料的信用,但是這個信用是要還的,如果沒有回報,資本就不會投入進去,當歐洲和日本這些主世界冷戰時期的菁華地帶沒辦法支撐美國的產業轉移,也拓展不了市場,滿足金融危機的缺口時。資本的信用就提前崩盤了。 所以主世界和這個世界毛熊的戰略差異就在這! 主世界的毛熊是想要和美國爭奪世界霸權!通過控制能源產地,想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結果在中東地區不斷的投入大量援助和軍事力量,但是隨着以色列的崛起打擊了中東變革派讓中東王室們苟延殘喘。而在阿富汗地區的冒進也是血本無歸。 而這個世界的毛熊則是很清楚的認清自己國力不足以在全球和美國全面競爭,設立了防守性冷戰策略,自己開不了礦,把美國的歐、日兩片礦蓋子都給揚了。讓這些第二世界的工業國,沒有所謂的中產階級,沒法粉飾資本運作下富裕的自由世界。 哦,美國還有一片礦,只是開採這片礦,也許最終會淪落到一戰後英法的下場。但是冷戰已經到達了最殘酷的階段,世界上有治理能力且有潛力構成龐大市場的國家就只有一個了? 隨着北亞國境線上一次衝突,美國的冷戰決策者們敏銳的把握住了一個機會。 政治上幾乎一夜之間拋棄了日韓這樣的二戰戰敗國。南波島問題上,也做了巨大妥協。 白宮內決策者們在得到中方不會在南波島東岸建設核潛艇基地,且未來也不會發展大型航空母艦的承諾后,原本橫在西太平洋的第七艦隊撤退了,全力防範紅海軍的太平洋艦隊,東方迎來了統一。 而北美方面,獲得的收穫也是巨大的。 七十年前,東方是國門打開,任何國家都能進入,但破后重立后,這片土地的一切對外是封鎖的! 主世界的二十世紀下半夜,這種封鎖讓炎黃們被動,因為當時全世界承接技術轉移,稀缺的是資本。而這個位面的歷史線,全世界接受不了技術轉移,稀缺的是市場!而市場往往都是在有治理能力,自衛能力的主權國家手裏。 該位面,由於戰略走對了的美國資本世界終於緩了一口氣。 相對於主位面二十一世紀燈塔國「只有蘋果等高科技公司能從東方賺取高額利潤,其他利益集團氣急敗壞只能大罵China偷了xx」的荒謬情景, 本位面東亞大陸,進口車子沒有大眾,平治等牌子,高精度機械,發電設備是原本內卷淘汰的美國企。甚至東亞電視機、洗衣機,家電廠這些被主世界日本注資的產業,也都由美方資本全部扶持拿到了代理權。 美國實際上取得了他們曾在東亞想要的唯一最惠國待遇。沒有之一。 當然這個世界的問題還在。 …… 嘟~~ 輪船的汽笛悠揚的響起,在海風中,羅紅星從口袋中抽出一個z商標的山寨防風打火機,點燃香煙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噴了一口。 他打開系統進行了最後彙報:「我現在在絕命時空,現在準備起航,接人咯~」 楊珍趕過去的時候,趙玥兒的比賽還沒有開始。 她被分在壹組,今天排在第三序位,楊珍足足等了一刻鐘,才終於等到她上場。 然後,宣佈比賽開始不到一息時間,小丫頭就下來了。 對手同樣是趴在地上,昏了過去。 「你怎麼不用術法?」楊珍看着走過來的小丫頭,顯得有些遺憾:「我還想見識見識你現在的劍術,你新學會的術法呢!」 小丫頭笑語盈盈:「能用拳頭解決,為什麼要浪費法力?再說,這也是跟你學的嘛!」 就在這短短時間內,楊珍一招制敵的經過已經傳得到處都是,小丫頭自然也是聽說了。 楊珍哈哈大笑,連連點頭:「對對對,能用拳頭解決的,咱不用法力……」 「叮!」笑聲未完,額頭已被小丫頭敲了一記。 「不要得意太早哦,石頭弟弟。這也就是第一場,大家沒有防備,以後,你可要小心啦!」 …… 果然,在第二天的比賽中,當楊珍故技重施,繞到對手腦後偷襲時,對方早已給自己加持了一個防護盾。 「砰!」拳頭和氣盾之間發出一聲悶響,氣盾的光芒瞬間暗淡下去。 隨着體內靈根的滋養生長,楊珍鍛體術的水平早已恢復到最好的狀態。 這種練氣初期的氣盾,只需要—— 「哐!」第二拳揮出,氣盾徹底破裂! 還沒等對手反應過來,楊珍第三拳如暴雨疾風,已經狠狠擊在他後腦勺上! 「撲通!」此人一頭栽倒。 楊珍,兩息之內,獲勝!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接下來的四天,楊珍的勝利如出一轍,稍有區別的就是有的花了兩拳,有的則是三拳。最多一人也不過是五拳,這人反應較快,第一個防護盾尚未破裂,就已經加持了第二個防護盾。 不過,也就是多費兩拳的功夫而已,結果還是一樣。…
Weiterlesen


26. April 2022 0

這…真是言清喬想象中的那種秦樓?

也太風雅了些。 言清喬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然後就看見身邊一個書生模樣的客人,拿著摺扇走了過來,對著剛好路過的一個姑娘有禮說道:「敢問姑娘芳名?」 那姑娘神色淡然,手中的團扇撲出來的都是香風,眼波瀲灧。 「小女紅昭。」 「紅昭姑娘,人字型大小房可走?」 書生垂著眼睛,模樣很是誠懇。 那叫紅昭的姑娘上下認真的打量了下那個書生,臉頰飄紅,輕輕行禮。 「可。」 言清喬複雜的看著兩人相攜而去的模樣,一時間倒覺得自己不像是逛秦樓,更像是大型相親現場。 路上也時不時有男子對女子搭訕,看對眼就直接走起,若是看不上,女子輕笑,躲閃過去,男子也不會過多糾纏。 再隔壁的小樓里,畫風突變,高台上一女子裸露著大半後背,跳的那叫一個艷色奔放,整個樓內紅紅綠綠的絲帶掛著,吹過來的香風都是帶著熱辣的味道。 言清喬有些吃不消,連忙退了出來,再看這一整條街道,至少二十來個小樓,這一個個找過來,大海撈針一樣,根本不知道去哪裡找小皇帝。 頓了下,言清喬繞了一圈,找了很是隱蔽的角落,蹲在地上擲六爻。 她身上只有簡單的銅錢,肯定是沒有家裡那套標準六爻好用,但是尋人這種測問,應該大差不差。 凝神貫注,言清喬在地面畫了個卦盤,連擲了六次銅錢。 「乾,坎…在靠水的地方?」 言清喬蹲在地上,研究卦象,犯了難,自言自語的說道:「都是小樓,哪裡有水?」 話剛說完,餘光一閃,言清喬頓時愣住。 左側邊一排小樓的後面,有一條長長的河,太陽一照,波光粼粼,直接是包圍了這一條街道,河上還有人泛舟。 按照一般的套路,小皇帝這種大佬應該是帶著姑娘在河上大船里,聽聽小曲玩玩頭髮,高興了還能隨著湖水蕩漾來個船震,叫的再大聲也沒人聽的著。 「姑娘?」 一人不知道何時站到了言清喬的身後。 言清喬一驚,立馬撿起了銅錢,再轉過身的時候,腳步正好踩在了卦象上,一碾,無影無蹤。 面前男人看起來四十上下,大腹便便,一身的酒氣,說話的時候,眼光很不客氣的掃視言清喬,想要幹什麼都寫在了臉上。 「敢問姑娘芳名?」 「哈?」 言清喬一愣,立馬反應過來對方是把她認錯成了秦樓裡面的人,立馬皺著眉頭粗著嗓子說道:「你認錯人了。」 「人字型大小房可走?」 「不走,滾。」 言清喬正找人呢,多耽擱一會,找到小皇帝的可能性就小一分,沒工夫跟這醉醺醺的男人扯皮。 說著,就要順著旁邊那條河去找上船的位置。 「誒?你這姑娘,我見你一人蹲在地上可憐,這才上來問你。」 那男人歪歪扭扭的擋在了河邊那條路中間,不依不饒了起來。 言清喬翻了個白眼:「你瞎嗎?沒聽見我在說什麼?老子哪裡長的像女人?」 就是個子矮了點,看起來年紀小,但誰規定小孩子不能來秦香樓看美女了? 那猥瑣男人淫邪一笑,指著言清喬的腦門說道:「哪個老爺們會在頭髮上裝珠釵?秦香樓這老闆真會玩,女扮男裝也是新鮮…」 「鮮你媽啊,都說不去了。」 言清喬爆了句粗口,索性轉過身,準備繞過小樓尋人去問。 手上一緊,背後的男人抓著她的手腕,滿嘴的臭氣:「玩法是新鮮,但是以你的姿色,總不會做夢走天字房吧?」 「什麼天字房?」 言清喬忍著炸毛,看向那男人。 男人呵呵的笑,握著言清喬的那隻手,大拇指已經不安分的蠕動了起來。 「還裝傻,爺喜歡~秦香樓以乾、天、樓、人、地字房劃分房間等級,我看上你,就以房號開口問價,不同房間不同的待遇,以你的姿色…撐死了走樓字房!」 這秦香樓老闆,也太會做生意了吧?開個秦樓整出這麼多門道花樣…等等,不對! 言清喬猛的反應了過來這男人在說什麼,指著自己的臉問他:「你剛剛說,我姿色如何?」 「平平。」 男人說完,打了個酒嗝。 言清喬「……」 原本是想避開這人趕緊辦正事,這會她氣蹭蹭的就冒了上來,頓了下,言清喬不氣反笑,笑眯眯的捶了把男人:「哎呦,大人,沒想到您慧眼識人,便是我女扮男裝您都能給您火眼金睛看得出來,可真是不一般呀…」 她聲音本就軟糯,此刻又故意捏著嗓子,小拳拳輕捶男人的胸膛,更是惹的男人面色漲紅心痒痒。 「樓字房!走不走?」 男人咬咬牙,似乎很是肉疼的漲價。 言清喬笑,目光如同旁邊的一捧湖水,流光四溢。 「好呀,走呀,大人您先等一下。」 言清喬掙脫開男人的咸豬手,左右看了看,對著男人拋了個媚眼,走到了一堆沒來得及收的廢舊桌椅旁邊。…
Weiterlesen


26. April 2022 0

就算沒有道元碑和八大全力相助,林天成也絕不是一顆可以任人揉捏的軟柿子。

倘若林天成今天不答應他們,他們絕對會讓九天玄女下不來台。 九天玄女卻有些擔心的看著林天成,「夫君……」 九天玄女知道林天成的血脈有些特殊,實在不方便暴露,因為一旦被人知曉,必然會惹來殺身之禍。 血脈之力和神獸的血統是不一樣的,但也屬於高貴血統中的一種。 倘若林天成不能動用血脈之力,那麼以他二星道祖境界的實力待會兒必然只有挨打的份。 今天可是她大喜的日子,要是新郎官被人給打了,那這婚結的可就太丟臉了。 林天成握著她的手安慰道,「放心吧!我會向他們證明,我配得上你,配得上九天玄女。」 奈何心酸本难相 金鵬教授意識到自己的目的達成了,激動的捏了捏拳頭。 「很好,小子,你既然敢站出來,那我絕不會讓你再縮回去,血脈之力是我的了!」 前來參加喜宴的賓客立即後撤到了百米開外,一個四四方方的擂台好似一座倒扣的金字塔,懸浮在了半空之中。 金鵬教主站在高高的擂台之上,沖著眾人拱手道,「既然是這樣,金鵬不才,還是向大家說一說切磋的規則!」 金鵬教主的實力雖然算不上最高,但是在這些神獸世家子弟當中還是頗有威望的。 「想要上擂台與新郎官切磋的,需將自身實力壓制到二星道祖境界,直到被打下擂台,折算書的一方!當然,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這只是一個增加喜宴趣味性的項目,重在參與,不在結果。」 金鵬教主說了一大通,故意漏了「點到為止」四字。 他這是在給自己留後路,因為他待會一定要把林天成好好教訓一頓,甚至是把他給弄死,奪走他身上的血脈之力。 當林天成準備好了之後,十幾個神獸世家的子弟爭先恐後地飛上了擂台,一個個都摩拳擦掌的想要和林天成切磋切磋。 九天玄女這個時候開口道,「第一個踏上擂台地留下,剩下的先退下!」 金鵬教主,站在人群之中也不著急。 反正今天林天成遲早都得死,倒不如讓他在死之前,先讓大家羞辱一番。 到時候大家必然會覺得他配不上九天玄女。 在這個關鍵時候,金鵬教主站了出來,徹底把林天成給打敗。 那麼他不就順理成章地取代了林天成的位置,迎娶到了九天玄女。 因為在這些神獸世家子弟當中,金鵬教主相對來說是滿足九天玄女條件最多的人。 第一個上場的是一隻暗夜靈狐,他對林天成摩拳擦掌道,「好了,我的實力已經壓制到了二星道祖境界了,兄弟,儘管把你本事使出來吧,不然你會輸得很難看的!」 這一聲兄弟完全是看在九天玄女的面子上才叫的。 否則一個人族小子怎麼可能配與他稱兄道弟。 在知道第一個與新郎官切磋的是暗夜靈狐的時候,台下的那些神獸世家子弟紛紛議論了起來。 「看樣子新郎官第一場就要輸了,待會兒他一定非常難堪,想想都有些好笑!」 「暗夜靈狐身形詭異,擅長隱藏自己的行蹤,一般人根本無法用肉眼捕捉到他的身影!」 「而且據我所知,這傢伙已經完全繼承了暗夜靈狐家族的傳承,他很快就要突破到三星道祖境界。」 雖說大家都是把實力壓制到了二星道祖境界,可是戰經驗這些東西卻沒有絲毫降低。 林天成才這般年紀輕輕,估計也沒什麼實戰經驗。 九天玄女對林天成提醒道,「夫君小心,那傢伙善使隱身之術,身法了得,你最好與之近身作戰!」 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到比林天成更加符合自己四個條件的男人了,九天玄女可不想因為這件事情損失了這樣一個男人。 那她會後悔一輩子的。 她現在都有些懊惱,剛剛就應該拿出堅決的態度來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林天成點了點頭,「多謝夫人提醒!」 台下的那些神獸世家子弟又忍不住騷動了起來。 一塊正方形的巨石從天而降,在地面上炸開了一個巨大的坑。揚起的塵土遮擋住了視線,厚重的灰燼之中紅色的火焰若隱若現。 賽娜壓低身體彎腰在戰壕之中前行,空氣之中全是燒焦的味道,加上厚重的空氣灰塵。她只能從身上扯下一塊方巾遮擋住口鼻,減少塵土進入肺部,保證自己多活一點時間。 耳邊全是襲擊的炮火聲和巨石落地的聲音,賽娜來到一個傷員身邊,打開機械醫療箱幫着快速止血。 「醫療兵!醫療兵!這邊!」 這個傷員還沒有處理好,周圍很快又響起了叫喊聲。賽娜用針線釘三兩下就縫合了傷口,噴了一圈液體繃帶之後急忙趕往下一個傷員。 她必須降低自己的身體,防止被藏在暗處的狙擊手擊斃。很快幾個翻滾來到了下一個傷員身邊,他的身邊還有另外一個人正抱着不知道誰的斷腿,正在不停的勸慰傷員。 「快!他要不行了!」 賽娜看着那個在一邊喘氣的傷員,他脖子上有一個巨大的口子。即使止血了他也救不活了,反倒是喊叫的那人倒是還有救治的可能。賽娜第一時間放棄了那個傷員,轉而救治另一個。 「不要管我,他!他快不行了!」男人推搡著拒絕了賽娜的治療,把斷腿遞給賽娜之後起身投入了戰鬥之中。 「等一下!」賽娜還想拉住他的時候,一個巨大的影子從天而降。 下一刻,賽娜直接飛到了半空之中,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一塊巨石正好落在她的身邊,那兩人都在瞬間失去了生命。 「快!敵襲!」瞬間一群人快速的從她的身邊跑過。 動彈不得的賽娜,眼看着落下來的巨石雨,在地上開出了一朵又一朵鮮艷的紅花。昔日的戰友全部都躺在了地上,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一陣刺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賽娜猛然從床上驚醒。 自從退役之後,賽娜每天都會做着這樣的噩夢。回歸平靜之中,所有的殘酷回憶都在午夜夢回,都在折磨着她的神經。 鬧鐘的滴滴滴聲還在繼續,賽娜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早上9點了。屋內已經滿是咖啡的味道,智能居家機械人開啟了一天的工作。…
Weiterlesen


26. April 2022 0

然而凌冉的心有些亂,一時間也懶得反駁些什麼,「嗯,我不想讓他消失,我好不容易才再次遇見他……」

系統見凌冉如此認真,也跟着一本正經起來。 【宿主,每個位面都有相應不變的規矩,這屬於不可抗力,我們無力改變,但若是小幅度的改命也不是不可以,系統的力量有限,只能把反派的主次人格調換一下……】 凌冉也知道這是系統的極限了,便也不在強求些什麼,「好,哪怕是主次人格調換,我也願意接受……」 這樣一來,她還能多陪伴他一些時間。 系統提醒道,【但是宿主,還有一點,您要注意,即便如今我能調換主次人格,但本位面的規則還是不變的。】 凌冉:「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當到了一定的時機,主人格回歸,次人格消失,我們是阻止不了的。】 凌冉沉默了很久很久,但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 「好。」 【那好宿主,調換主次人格需要3000功德,確定要換嗎?】 凌冉並沒有猶豫,「換。」 【功德-3000,所剩功德600+】 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系統其實真的越來越服氣宿主了,愛情真的是改變了宿主太多太多。 3000功德啊!宿主眼睛都沒眨一下! 要知要以前的宿主可是個鐵公雞,一毛不拔那種! 如今卻為了反派一擲千金,壕氣! —————————— 他說着說着,便抬起明亮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她,有幾分望眼欲穿的味道,就很欲很撩。 他說:「冉兒,你真好看,是我見過最好看的人……」 「軒轅熾真不識貨,竟然放着你這麼一個絕世美人不聞不問了兩年,你說他是不是眼瞎?」 凌冉嘴角勾出一抹弧度,抬眸看向他,「你難道不該慶幸嗎?若非他眼瞎,哪裏輪得到你?」 小風微微一怔,隨即笑了笑,「是啊,如此說來,我倒是應該感謝他……」 凌冉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轉過頭對他說道:「天色不早了,你該回去了,若是天亮了,你出宮恐怕不太方便。」 小風努努嘴,有些委屈道:「冉兒這麼着急趕我走啊……」 凌冉額角直突突,沒忍住給了他一下。 某人的頭上頓時長出一個大包,配合著他可憐巴巴眼神,萌的要死。 凌冉看了他一眼,頓時又有些於心不忍了,揉了揉他的腦袋,似是妥協道:「乖~聽話,你再不出宮天就大亮了。」 他就像一隻粘人的大狗狗似的,靠在她頸間蹭了蹭,如同對主人撒嬌一般。 凌冉整個人都僵住了,一動都不敢動。 這小東西怎麼變得這麼乖順? 搞得她都有點不適應了。 男子的眸光微微閃爍,「冉兒,我不想離開你,下次見到你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凌冉能夠感覺到他的不安,他是擔心如果他離開,等下次切換人格,就不一定是他了…… 可今時不同往日,她都已經用3000功德換他出現的頻率多一些了,他的顧慮也就沒什麼了。 凌冉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似是安撫道:「別擔心有我在呢?我會讓你出現的……」 小風抬起耷拉着的腦袋,瞳孔里閃爍出一絲不確信,「你說的是真的嗎?」 凌冉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當然,你沒發現只要有我在,你才會出現嗎?」 小風的眸子怔了怔。 他這副模樣看起來獃獃的,萌萌的。 凌冉:「……」 怎麼辦,想擼~ 他好可愛。 他大概是被她忽悠成功了,他竟然信了。 因為正常來說,他確實不會如此反覆的出現,而且每次出現見到的都是她。 凌冉能看出來他是有些動搖的。 她語重心長道:「乖~回去吧,你再不出宮就危險了。」 他的眸子裏閃過一絲不舍,抬眸便看到了她頭上帶着的白玉簪子,想都沒想就拿了下來。 沒了簪子綰髮,凌冉的三千青絲瞬間散開,飄逸着落下。 她頭髮散下來的樣子,當真是美極了,可謂盡態極妍。 他愣了愣神,他一直都知道她是美的,卻從未有像這一刻這般清晰的認知。。。張寧隨即在的被震驚,怎麼可能,光大戰,就把天地打碎了? 然後張寧看到巨人的身形,明白了,因為他們的種族特殊,他們雖然長的像人類但是恐怕不是,也就是是他們的天地沒有人類,全身這種巨人族,也就是說,數以億計的巨人戰爭,那確實有可能。 張寧點點頭,放過了那個巨人,因為這是他們兩方的事,自己不方面出手。 好吧,就是想看戲。 巨頭憑藉這先天優勢,仙人們憑藉這後天修來的仙數,兩方鏖戰數………
Weiterlesen


26. April 2022 0